中炬微博  |  中炬博客  |  关注中炬微信  |   网站地图
4008-231168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国传统的绘画理论,大凡都是大画家的自画自说”从东晋的顾恺之、南朝的谢赫,唐人王维,宋人苏东坡、明人董其昌,直到清人集国画理论之大成的石涛,后来“画”与“话”分开了所谓真正的理论才应运而生了但理论家终究是理论家,总是能找出一些标新立异的说法,想设计也是一样,究竟什么是最“有用”还是自己心里最有数。 过去。设计艺术的主要职责就是赋予内容以形式,没有创新性就没有影响力,曾几何时,以为设计艺术一定是要给别人看的后来觉得它更是一种自我修炼,透过视觉语言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现在知道,所谓“修炼”也是要给别人看的否则,为什么总是努力修炼的更好一点? 而所谓的设计艺术”经常是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把抽象的东西具象化,把具象的东西笼统化;把清晰的概念蒙胧化,把蒙胧的概念清晰化,而在这些东西中参杂的形式与表现就叫的艺术”但最终我想这一切的行为也无非都是为了人的心身需要。 当然,做好设计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只要经过岁月的磨练,还要有耐性和踏实的专业精神。要成为一名好的设计家,则需要有多元背景和单项精通的素质,因为做设计不创新仅重复就可能堕落为工匠。设计如果够不上艺术,那只是手艺,只追求创新也只是表示个人的才气,而不文化的素质,结果一定有限。如果没有文化去感觉一个东西,那只是个简单的事物,而如果单单追求文化,那也只是简单而没有什么意义的因此,想只有超越了简单层次的新”或“文化”这样的概念,才是设计者的真正追求。 设计创意中,有时经常面对一些无趣的枯燥的元素,而我时常把这些无趣的元素变成有趣的设计语义来做。或正是这种无趣的被整合,更激发了想创作出具有独特价值的设计。尽管在人的一生中,杰作总是凤毛麟角的但每当完成一件设计作品时,又觉得那似乎即将完成的好作品仍未出来,或许正是这种远未完成和修练的心态驱使着自己不时地去追求,去超越自己。 古人云:人生如白驹过隙,走过设计30多年也实属不易,回想过去那是创意无穷的年代,风光随同着压力,时时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回眸那些留下情感和行为的轨迹,没有理由不把我思、想、悟和自己的设计作品展现出来。因此,想出本尽量既有些设计思想但又不晦涩的书,通过客观表象揭示设计的基本问题及核心精神,能给读者带来思想深度,也给自己走过设计30年做个总结。 今天,放眼世道的变化,早年躁动不安的岁月已过去,愤懑不平和救世热情的梦想渐渐淡化,心路历程就像自然的一般生命形态那样,由惊喜、激动、犯乱到平静。当“四十不惑”时,时常感慨孔子这句话,相信“不惑”近义词是坚定”不动摇”然而,人近五十还不信“天命”只是没有年青时那么多盲动,看问题和对物事的认识更理智和客观一些,想这该人生中的收获季节。 因此,也开始“自画自说”从大的设计概念动身,谈及与它相关的人和事以及自己在设计实践中的体会,来表达对设计的认识和感受,尽量从走出设计的角度来看设计,如同走出盒子看盒子,或许这样能看得更清楚和更整体些。尽管如此,还常常会有“不识庐山真面目”之感,有时感觉到而看不到而看到又说不出,经常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心情。 或许世界上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太多了想做设计就是找对人、说对话,说相关的人认同或想说的话。几乎每个人用眼睛来看他人也许看得清楚些,但要想看清楚自己就如同盲瞽;因此,要认识自己是一件很难的事。有时人的志向愈大,挫折愈多,而无欲则刚,则是一种的境界。正如老子的少则好,多则惑”成为自古成果事业的经验之谈。当你知道的越多,就想要的越少,最后发现很多东西都不必要,也就是所谓的不了之”不了就是之”人生的历程就是一道减法。但是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还是要认真去做的 将来如果再让我绘画与设计之间重新选择,宁愿选择绘画,因为它只要动用笔墨、油彩、画布、画纸,就可以体现自我虽然现在做设计手拿着鼠标游动电脑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意图,但设计终究与绘画不同,画家作画多是为了表示自我而设计家设计则是为了表示他人,为它人解决问题,而经常要针对客户,那里不是桃花源,那里不是伊甸园,那里没有乌托邦式的社会实验。 青山遮不住,终究东流去。未来的起点在于过去,站在岁月的门槛前,回首往事,多少想要做事没有做成。而展望未来,最重要的事是自我反省,要知道人生不只是那跑来跑去听别人叫好,还得做些自己喜欢的事。现在才感觉到艺术这东西才是真正自由的开始,如果还想飞得更高,心态就得像30岁那样活着。好在时空是无限的艺术无限的雨后山更青,登高当望远… ..